2013年11月26日星期二

《詞話詩說》-- 離開拉斯維加斯 (2013.11.26)



敝欄雖是歌詞專欄,筆者又是流行歌詞分析員,也得承認一首歌曲所以吸引人從一聽再聽,到再細味歌詞、剖析詞義,先決條件很多時候來自旋律,像〈主旋律〉、〈失憶蝴蝶〉、〈圓滑〉、〈囂張〉很快便捉住了我的耳朵。近年甚至發現,如果交稿後還想不斷聽那首剛寫過的歌,那就證明真的喜歡它了。除了煉字警句,有時還不禁期望那首歌、那份詞會帶領聽眾進入一個畫面、一種感覺、一個新境界,正如今回要談的藍奕邦〈離開拉斯維加斯〉,恐怕就是讓大家的感官橫越海洋了。

從早年的〈斗零踭〉到本年度的〈為執著乾杯〉,藍奕邦近年已成為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金帆音樂獎、最佳歌詞最後五強的常客。「曲詞創作人」藍奕邦與資深詞人同場競技,作品每每更能體現出其歌手自白、直率敢言的風格,〈不是我的我不要〉〈公仔箱〉就真我有趣。當然,我一直對藍奕邦在2005年為盧巧音偏鋒概念大碟《天演論》所寫的〈敵托邦的拾荒姑娘〉念念不忘,甚至不肯定今回所談的〈離開拉斯維加斯〉是否必有迴響,反正〈離開拉斯維加斯〉的確把人我帶到極度的真實荒漠拉斯維加斯──

「於這個紅燈區 每晚連場派對 過客忘形遊樂遮掩心碎 我也沉淪買醉 和淪落的你做做愛侶 彷彿我們登對 彼此漸無生趣 不奢想多番壯舉 只想四圍喧嘩 能麻木心底唏噓 留在客房繼續跟我互相較量誰 更心碎 還是趁今晚像下注般來共我飛馳 車廂裡 原諒我此刻 好想捉緊你臂彎 來共我識穿 光影裡有多黯淡 沒有把握 還是要一試 走出這荒誕」

〈離開拉斯維加斯〉的第一部分音樂和文字,馬上令人想起荷里活電影《兩顆絕望的心》。《兩顆絕望的心》("Leaving Las Vegas")是一部1995年的美國獨立電影,根據約翰·奧布萊恩(John O'Brien )的同名小說改編。故事講述荷里活劇作家Ben Sanderson在妻子離開後開始酗酒,並因此失去工作,昔日的朋友和夥伴也都疏遠了。萬念俱灰的他一把火燒掉了帶不走的東西,帶上餘下的錢,打算到內華達州的拉斯維加斯後,一直喝酒直至死去。到達拉斯維加斯後,Ben偶然結識了性工作者Sera,兩人在絕望中相濡以沫,並在痛苦掙扎中開始一段迷惘又讓人痛苦心碎的關係。

藍奕邦筆下的〈離開拉斯維加斯〉,主人公彷彿就是這部電影的主角──在異域的紅燈區中放縱、流連買醉,隨便遇上誰也可以與之相好,反正就是麻木掉了的心在虛浮賭城中胡亂尋找慰藉,不管眼前的世界明明就是這樣荒誕。〈離開拉斯維加斯〉在音樂上竭力營造出豁出去飛馳又略帶悲情的感覺,彷彿是拼了命飛行到別處再沉淪深淵。於是,〈離開拉斯維加斯〉的第二部分,乾脆點出病態的憂鬱下墜──

「陪著我醫好 瘡疤不依靠糜爛 陪著我證實 清醒裡仍舊生還 如若怯懦 親吻我吧 一起壯膽 當稀客難為你 當生活難倒我 一起淒戚好過麼 酒色裡沉溺中 靈魂逐寸往下墮 橫豎再幽閉著總有日登上絕路 我知道 何懼當想眺望大峽谷而伴我開往 新國土 原諒我此刻 好想捉緊你臂彎 陪著我證實 清醒裡仍舊生還 如若怯懦 親吻我吧 一起壯膽 We’re leaving Las Vegas… 如若你太累 只需捉緊我臂彎 陪著我一起 走出過去的黯淡 晨霧乍現 從幻覺蘇醒 一起睜開眼 陪著我醫好 心底裡傷患 來共我試著 頑強地生還 時日有限 不要回頭 永不折返 We’re leaving Las Vegas…」

醉生夢死中,主人公還是想抓緊生命最後一根稻草,壯壯膽也好、相伴怯懦也罷。突然之間,他和她又好像沒有從前那樣絕望。〈離開拉斯維加斯〉寫出了抑鬱症患者的自我折磨和虛怯不安的精神狀態,加上音樂部分寫來如同《兩顆絕望的心》的配樂,既飛越三萬呎高空又在海洋沒頂,完全是一貫周國賢作品的新紀元風格。當然,〈離開拉斯維加斯〉的音樂極具說服力,在沒有任何參照下已讓我想起《兩顆絕望的心》,直至副歌部分「We’re leaving Las Vegas」,謎底終於揭曉了──《兩顆絕望的心》恰恰就是"Leaving Las Vegas",正如電影的台灣譯名赫然就是毫無懸念的《遠離賭城》。因此,〈離開拉斯維加斯〉既是一場心靈之旅,也是一場後配樂之旅,更是一次智力之旅。

〈離開拉斯維加斯〉

曲:藍奕邦.周國賢

詞:藍奕邦

唱:何山.藍奕邦


於這個紅燈區 每晚連場派對

過客忘形遊樂遮掩心碎

我也沉淪買醉 和淪落的你做做愛侶

彷彿我們登對 彼此漸無生趣

不奢想多番壯舉

只想四圍喧嘩 能麻木心底唏噓

留在客房繼續跟我互相較量誰 更心碎

還是趁今晚像下注般來共我飛馳 車廂裡

原諒我此刻 好想捉緊你臂彎

來共我識穿 光影裡有多黯淡

沒有把握 還是要一試 走出這荒誕

陪著我醫好 瘡疤不依靠糜爛

陪著我證實 清醒裡仍舊生還

如若怯懦 親吻我吧 一起壯膽

當稀客難為你 當生活難倒我

一起淒戚好過麼

酒色裡沉溺中 靈魂逐寸往下墮

橫豎再幽閉著總有日登上?路 我知道

何懼當想眺望大峽谷而伴我開往 新國土

原諒我此刻 好想捉緊你臂彎

陪著我證實 清醒裡仍舊生還

如若怯懦 親吻我吧 一起壯膽

We’re leaving Las Vegas

We’re leaving Las Vegas

We’re leaving Las Vegas

We’re leaving Las Vegas

如若你太累 只需捉緊我臂彎

陪著我一起 走出過去的黯淡

晨霧乍現 從幻覺蘇醒 一起睜開眼

陪著我醫好 心底裡傷患

來共我試著 頑強地生還

時日有限 不要回頭 永不折返

We’re leaving Las Vegas

We’re leaving Las Vegas

We’re leaving Las Vegas

We’re leaving Las Vegas

We’re leaving Las Vegas


原載於《文匯報》副刊文匯園,頁C02。

1 則留言:

onethirdmusic 說...

只能說,對於這一首歌的思考方向,我與筆者不謀而合,同樣是聽到後段不斷重覆的那句點題,才恍然大悟這歌名就是來自《兩顆絕望的心》。藍奕邦今年作品大滿貫,與周國賢的合作更見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