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星期二

《詞話詩說》--天地會(2012.03.06)




2012年2月26日,香港電台電視部在《鏗鏘集》時段播放了一集名為〈樂壇變調〉的單元,並從林峰〈CHOK〉奪得金曲金獎說起,探討廣東歌所面對的危急存亡之秋。〈樂壇變調〉邀得流行音樂工業決策高層、曲詞創作人、歌手、樂評人等現身說法。歌手代表除了黃耀明何韻詩外,樂隊KOLOR亦談及作為非主流樂隊如何通過自身的力量,打破流行音樂工業的悶局。突圍對策包括發起每月的十四日,都在網上發表一首新歌的「LAW OF 14」運動,「LAW OF 14」的創作夥伴包括鬼馬詞人梁栢堅。2012年一月份,KOLOR便率先發表了〈天地會〉。

其實,2011年梁柏堅已替KOLOR寫過〈愚公〉,來向多位仁義之士致敬。包括BEYOND黃家駒、青海救災犧牲的香港義工黃福榮、菲律賓人質事件中殉職的康泰領隊謝廷駿、香港民主鬥士司徒華等。梁栢堅在末世之年2012,乾脆與小克合作「新紀元歌詞運動」,分別發表了關楚耀〈佔領〉和KOLOR〈天地會〉。〈佔領〉獻給由佔領華爾街開始、反資本主義的「全球佔領運動」;〈天地會〉則重新審視種種社會畸形現象和國際大勢,均為末日的警世呼聲。旋律陽剛搖滾的〈天地會〉,歌詞卻反道而行,佈滿腹語密碼──

「我們學說謊 我們馴服在演講 似螻蟻沒發生碰撞 人工的烏托邦 藏溫室不會受創 貨輪似同化般泊岸 搖滾中醒覺 那信仰 埋藏在雪地 那一天 吃掉亦記起 若果哭聲 原來為獻媚 像金色太陽 哪會再起埋葬昨天理想 投身今天戰場 錯愛錢幣肖像 城市快將要死 如果這都算正常 你我結這壞賬」

〈天地會〉從全球一體化談起,以貨輪為代表的世界貿易,使得全球(城市)的生活面貌和物質享受愈來愈單一。人們像螻蟻一樣忙亂營役,世間卻永遠充滿謊言,每每被「明天會更好」的烏托邦幻象所蒙蔽。有趣的是,詞中借用了香港電視劇《天與地》中,吃人者和被吃者「現實-理想」的緊張關係和金句──THE CITY IS DYING──提醒在渾沌世道中保持清醒的重要。就像某些國家執政者的殞落,就出現了極其荒誕的「社會哀傷總動員」。另一方面,單純追逐金錢利益、唯利是圖的城市價值觀,同樣是一種榨取性的預支;刻薄短視和犬儒的後果,將由我們的未來和下一代來承受苦果。於是〈天地會〉第二部分,積極打開更廣闊的世界視野──

「老年若記起 少年時曾踏禁地 揭露各權貴的禁忌 成長於這世紀 隨波中一再斷臂 禁欲禁言禁天禁地 如基因複製 安於軌 完全沒破例 令偏鋒判罪犯了規 人生高低全聯繫貨幣 讓獅子遜位 佔領母體…未麻木的 終於會脫離 制度壓迫 一朝過期 復明現光 青天破八旗 欲蓋是獸皮 人性是契機」

〈天地會〉坦言在目前艱難的世道中,要尋求突破往往是挫敗的。諷刺的是,都市人太習慣「人生高低全聯繫貨幣」。如果深刻反思資本主義社會的種種暗湧,或許便會明白,「全球佔領運動」一直所要叩問的是什麼。因此〈天地會〉「讓獅子遜位佔領母體」,就是以香港某龍頭銀行LOGO(獅子)作為反思對象──當社會上99%的人原來都只是被剝削、被播弄的大多數,我們還能對現狀麻木不仁嗎?當然,〈天地會〉的想法開放但又悲觀──「還我昨天理想 離隊抽身戰場 和諧原是這樣 城市永不會死 搖滾終於會破牆 世界有天合唱」

畢竟,「天地會」作為正史、金庸小說和翡翠劇場都出現過的「革命團體」,最終還是未竟全功;〈天地會〉卻始終抱着「革命」的天真初衷,希望終有一天翻天覆地,並寄望搖滾儼如胡士托般「搖滾終於會破牆 世界有天合唱」。如果我是一名樂觀主義者,或許便會進一步把〈天地會〉一名解讀為「天地/會」,也就是「天地would…」──一切還是有可能的,只要我們還懷抱希望。正如文首所談及「粵語流行曲已死」的課題。我寧願相信,大崩壞可能恰恰醞釀着更大的變局。從網絡力量、獨立歌手,到種種打破媒體與音樂工業的慣性運作的實驗,敢教日月換新天,「天地會」所意味着的造反,可能,才是絕處逢生的契機。


〈天地會〉


曲: 高耀豐
詞: 梁栢堅
編: KOLOR
唱: KOLOR

我們學說謊 我們馴服在演講 似螻蟻沒發生碰撞
人工的烏托邦 藏溫室不會受創 貨輪似同化般泊岸
搖滾中醒覺 那信仰 埋藏在雪地 那一天 吃掉亦記起
若果哭聲 原來為獻媚 像金色太陽 哪會再起

埋葬昨天理想 投身今天戰場 錯愛錢幣肖像
城市快將要死 如果這都算正常 你我結這壞賬

老年若記起 少年時曾踏禁地 揭露各權貴的禁忌
成長於這世紀 隨波中一再斷臂 禁欲禁言禁天禁地
如基因複製 安於軌 完全沒破例 令偏鋒判罪犯了規
人生高低全聯繫貨幣 讓獅子遜位 佔領母體

埋葬昨天理想 投身今天戰場 錯愛錢幣肖像
城市快將要死 如果這都算正常 你我結這壞賬

未麻木的 終於會脫離 制度壓迫 一朝過期
復明現光 青天破八旗 欲蓋是獸皮 人性是契機

埋葬昨天理想 投身今天戰場 錯愛錢幣肖像
城市快將要死 如果這都算正常 你我結這壞賬

還我昨天理想 離隊抽身戰場 和諧原是這樣
城市永不會死 搖滾終於會破牆 世界有天合唱

原載於《文匯報》副刊文匯園,頁C02。

1 則留言:

candiceyee* 說...

解釋得極好! 好正!
好耐都冇聽過D咁既歌
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