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4日星期二

《詞話詩說》--碌卡(2012.08.14)





7月書展期間,不斷在會展場內遇見朋友。他們有的是傳媒從業員、有的在書店工作,更多的是我那些骨灰級書友。期間遇見的一位朋友一直拉我到某書店攤位,請我幫他「碌卡」,因為他是個虔誠的「無信用卡主義者」,可是在書展見到心頭好,碰巧現金又有點不夠,於是便由我這路人「拔卡相助」。說起來,我的「卡齡」大概有十五年,至今已達沒有信用卡活不下去的地步。即使不是經常在外購物吃飯,我實在很難想像要是沒有信用卡代為自動轉賬、繳費增值、網上訂票等,生活上得多花多少時間來處理這些瑣事。

「碌卡」其實是香港道地語,專指用信用付款時刷卡的那個「過機」動作,與書面語裡的「刷卡」,屬同一動賓結構的語彙。在我的記憶中,信用卡大概在九十年代的香港開始平民化,如今甚至發展為「一人每每有廿幾張卡」的瘋狂普及程度。當「碌卡」成為香港人生活不可以或缺的一部分,把「碌卡」入詞的流行歌曲便誕生了,今回就有陳詠謙為陳奕迅所寫的新作〈碌卡〉──「珍惜 親戚 老友 與舊同學 即管 千方 百計 策動娛樂 彼此 飲飽 吃醉 看着熒幕 東拉 西扯 口吃的我跟你講 親疏 真假 你我 那樣量度 賞面 撐腰 接濟 兌現承諾 炒股 供樓 世界 過份涼薄 伸出 手板 眨眼的我想你幫」

〈碌卡〉首段,陳詠謙筆下的「碌卡」,已超越了飲飽食醉後的埋單找數動作,而是寫出了飯局歡聚酒過三巡場面中暗暗流動的人情關係,也就是所謂的拉關係。在廣東俗語中,「碌卡」除了真正指「用信用卡付款」,同時也指親友之間常愛「打人情牌」的習慣。飯聚最終目的,都不外乎是要套交情攀關係,故謂「伸出手板 眨眼的我想你幫」。〈碌卡〉藉着廣東俗語一詞兩解的奧妙,活現了靠關係得到幫忙,或請人出面去拿取好處的赤裸現實。不過,有趣的是,信用卡的賬單固然要付(香港俗稱之為「卡數」),「碌卡」背後的人情債,其實也是要還的──

「人人負債 輕輕鬆鬆的欠下人情巨債 嘻嘻哈哈花光信用何其愉快 位位手執一副牌 靠友誼之光放大 碌卡 要抱住 最大期望 碌卡 尷尬亦 切忌流汗 碌卡 過兩日 我就還 還完又係老友鬼鬼 碌卡(無內疚)要抱住 最大期望 碌卡(無自責)尷尬亦 切忌流汗 碌卡(零利率)過兩日 我就還 還完又係你個死黨 碌卡新婚 擺酒 送我 貴重財物 開張 剪綵 替我 叫大人物 升職 加薪 教我 約會尤物 急需 幫手 可獻金也可獻身」

正正因為信用卡原是一種延後付款的信貸服務,「碌卡」必然牽涉到「信用」和「額度」,一切落實到人情的時候,所隱含便是「俾面」和「義氣」,回報時就是「還人情」。當「碌卡」太多或身受太多人情時,即使「無內疚」、「無自責」、「零利率」,到頭來在適當時候也得還一還,「可獻金也可獻身」。這其實有點像中國古諺裡的「來而不往非禮也」,並強調「還完又係你個死黨」、「還完又係老友鬼鬼」。不過〈碌卡〉一詞,最後更具穿透的說破了表面上「好着數」、可以「遲啲俾錢」的信用卡制度,始終是一種惡性循環──「碌卡 一身 卡數 無壞 繼續…碌卡過兩日 我實還 還完咪又見我猛咁碌」。

這樣看來,書展當天我「拔卡相助」,我朋友原是雙重的「碌卡」。不過「無信用卡主義者」在「卡奴」遍地的當代社會,這點抗戰還是蠻有意思的。我另有朋友連付款聰明卡「八達通」亦拒絕使用,說是對於八達通公司偷偷對外販賣客戶資料的無聲抗議。當「碌卡」、「碌人情卡」皆是無堅不催的常態、又人人「手執一副牌」的時候,說不定我們更需要的這些「無卡者」的堅持,更需要這種對主流生活的反思,我們也別忘了要欣賞別人保有「與眾不同」的可能的精神。哦,對了,忘了問愛「碌卡」的你,你今日碌咗未呀?

〈碌卡〉

曲:Eric Kwok / Jerald
詞:陳詠謙
唱:陳奕迅

珍惜 親戚 老友 與舊同學 即管 千方 百計 策動娛樂
彼此 飲飽 吃醉 看着熒幕 東拉 西扯 口吃的我跟你講
親疏 真假 你我 那樣量度 賞面 撐腰 接濟 兌現承諾
炒股 供樓 世界 過份涼薄 伸出 手板 眨眼的我想你幫

人人負債 輕輕鬆鬆的欠下人情巨債 嘻嘻哈哈花光信用何其愉快
位位手執一副牌 靠友誼之光放大

碌卡 要抱住 最大期望 碌卡 尷尬亦 切忌流汗
碌卡 過兩日 我就還 還完又係老友鬼鬼
碌卡(無內疚)要抱住 最大期望
碌卡(無自責)尷尬亦 切忌流汗
碌卡(零利率)過兩日 我就還
還完又係你個死黨 碌卡

新婚 擺酒 送我 貴重財物 開張 剪綵 替我 叫大人物
升職 加薪 教我 約會尤物 急需 幫手 可獻金也可獻身

#repeat#

碌卡 一身 卡數 無壞 繼續

#repeat#
還完又係老友鬼鬼

#repeat#
碌卡過兩日 我實還
還完咪又見我猛咁碌

原載於《文匯報》副刊文匯園,頁C02。

1 則留言:

prue! 說...

我也好喜歡這首歌,MV 也是一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