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2日星期二

《詞話詩說》--乞丐王子(2010.06.22)



上回談過「樂壇長毛」周博賢在〈阿曼的球場〉,如何藉足球與貧童之間「遙不可及」的關係,處境化第三世界國家的慘況。周博賢社會觸覺敏銳,敢於書寫各式各樣的社會時事題材。近月香港社會形勢波譎雲詭,周博賢也先後寫出指涉菜園村的〈石徑〉和寫於516公投前夕的〈女兒雄〉。其中成績較為突出的,則要數到談網絡紅人「犀利哥」的〈乞丐王子〉

流浪漢露宿者,似是近年異軍突起的香港流行歌詞題材。早年雖有向雪懷的〈拾荒者〉和鄭國江的〈東方之珠〉,詞壇創作大勢仍未直接觸及流浪漢露宿者一類社會邊緣人物。2006年周博賢〈愁人節〉打開了關顧弱勢社群的詞風新一頁,同期李峻一〈宇宙大王〉亦抽繹了八十年代卡通片集《IQ博士》中宇宙大王的人物特性,盛載起大城市中流浪漢的非主流價值面貌。最近阿Y〈紙箱國〉以「瞓天橋底」的露宿者自我剖白,質疑世間功利的愛情觀。周博賢〈乞丐王子〉更鎖定「犀利哥」的非典型個案,審視「犀利哥」「被成名」背後的病態社會心理。

2010年2月,一位網友隨手拍下兩張「寧波帥丐犀利哥」的照片,讓「犀利哥」程國榮一夜之間成了網絡紅人。他的照片以混搭服裝憂鬱眼神,驚現網絡秒殺觀,被網民稱為「犀利哥」;「犀利哥」風潮更席捲中港台日,甚至被英國媒體報道。與此同時,「犀利哥」悲慘遭遇、患上精神病的來龍去脈亦被揭露。一夕爆紅網絡的「犀利哥」被家人接回家後,才知道其妻和父親在尋找他的途中已遇車禍身亡。後來「犀利哥」因過人名氣受聘於順德碧桂園時裝表演隊,最新消息則是「犀利哥」與家人出席電視節目時,受驚發抖拒絕現身上台!

對於「犀利哥」這個傳奇人物,周博賢〈乞丐王子〉首先描繪出他的奇異打扮和被發現時精神狀態,十足受傷小動物──「披搭著污穢破碎故衣/執拾著棄置膠袋似失理智/那灰黑眼窩憂鬱帶點失意/生活在下層談何容易/坑伴饅頭被浸濕都不介意/耐性進食不放肆」。然後,筆鋒一轉就談到「犀利哥」的「被成名」經過──「突然被世界注視千萬次/留言像諷刺/衣著具創意/人氣飆升不止」。詞人一針見血地點出,人們其實並不真正關心這個「討最低工資都不可以」的窮人,只是把「犀利哥」視作茶餘飯後的消費對象──「他身處赤貧有誰會在意/他身世永被當玩笑玩意/他心理變異還是理智/為何全沒鬥志/變餐桌間的事…為何隨地上廁/要窺探得個知」。

作為浮躁社會集體「圍觀」的病態心理下的「被成名」個案,「犀利哥」為大眾帶來並非關顧弱勢、反思社會不公義的啟發,反倒是一系列排山倒海的「哥們姐們」紛紛登場,如三輪哥煙卷哥低碳哥勝利哥奔跑哥雪碧哥力量哥小說姐鳳姐著姐等無日無之。充當社會展品的「哥們姐們」,並沒有扭轉嫌貧愛富的社會大勢,正如〈乞丐王子〉的感喟,如果現實生活中出現「犀利哥」這樣的一個乞丐,相信大家還是會對之退避三舍的。「犀利哥」的可愛和吸引,或許只能存於媒體中那些安全適當的距離──「可是現實拿窮人歧視/爭逐上游沒契機灰心喪志/受壓過度失理智…他穿梭鄉鎮每日拼命試/找生計過活卻遇上敵意/身邊每位眼光懷疑/憎厭這男兒/討最低工資都不可以」。

以詞論詞,〈乞丐王子〉在一些遣詞用字上未許沒有斟酌之處,如「乞男兒」一詞稍見怪異,相信是遷就旋律刪減字彙的結果。然而,〈乞丐王子〉從「犀利哥」的人物形象身世故事出發,最後落實到對社會集體病態心理的鞭撻,再一次表現出周博賢深刻的社會批判眼光。與其說〈乞丐王子〉繼承了〈愁人節〉以來談社會弱勢的獨特題材,毋寧說〈乞丐王子〉其實延續了周博賢在〈姿色份子〉、〈開卷快樂〉、〈字裡行奸〉揭露社會歪風和病態價值觀的尖刻批判路線。因此〈乞丐王子〉要談的根本就不是「犀利哥」的故事,而是在「圍觀」「犀利哥」的千千萬萬個你我他。

〈乞丐王子〉

主唱:周柏豪
作曲:周博賢
填詞:周博賢

披搭著污穢破碎故衣
執拾著棄置膠袋似失理智
那灰黑眼窩憂鬱帶點失意

生活在下層談何容易
坑伴饅頭被浸濕都不介意
耐性進食不放肆
充當瘋漢半輩子
給笑太過癡
突然被世界注視千萬次
留言像諷刺 衣著具創意
人氣飆升不止
他身處赤貧有誰會在意
他身世永被當玩笑玩意
他心理變異還是理智
為何全沒鬥志
變餐桌間的事~

他一切照舊每日繼續試
找生計過活卻未太如意
身邊每一個都介意
這個乞男兒
討最低工資都不得已
Oh~

出身清苦無財無人事
低學歷卻有不死鳥的意志
每天工作擔舉洗刷都可以

可是現實拿窮人歧視
爭逐上游沒契機灰心喪志
受壓過度失理智
充當瘋漢半輩子
給笑太過癡
突然被世界注視千萬次
留言像諷刺 衣著具創意
連遠方鄉親也知

他身處赤貧有誰會在意
他身世永被當玩笑玩意
他心理變異還是理智
為何全沒鬥志
變餐桌間的事

他一切照舊每日繼續試
找生計過活卻未太如意
身邊每一個都介意
這個乞男兒
討最低工資都不得已

世態詭異
雖耕種肯去試
期望會結果實幼稚
即使滿腔戰意
永不躲懶實幹過日子
因果已前後倒置
滅貧仍沒有法子

他多悲慘哪有誰會在意
他身世秘密當玩笑玩意
他心理變異還是理智
為何隨地上廁
要窺探得個「知」

他穿梭鄉鎮每日拼命試
找生計過活卻遇上敵意
身邊每位眼光懷疑
憎厭這男兒
討最低工資都不可以
Oh~

原載於《文匯報》副刊文匯園,頁C04。

PS.下周預告:林海峰〈經典〉。